零售簡報 當前位置: 深圳珠寶網 > 關于我們
13年7月零售行情

重慶千足金每克上漲十元

萎靡多時的國際金價開始走出上揚行情。紐約商品交易所8月主力黃金合約周一漲43.10美元,收于每盎司1336美元,漲幅達3.3%,創下了2012年6月29日以來的最大單日漲幅。商報記者走訪市內黃金賣場發現,重慶黃金飾品價格也緊跟國際金價“水漲船高”,與上周相比,每克最高上漲了10元。投資專家建議,在金價沒有企穩之前,不宜盲目建倉。 

國際金價上漲后,重慶各大黃金飾品賣場的千足金飾品價格也隨之上調。記者走訪解放碑商圈發現,包括周大福在內的多家一線品牌對金價進行了上調。與上周相比,周大福、周大生的金價上漲幅度最大,達到10元/克。其中,周大福的千足金飾品價格從341元/克上調至351元/克,周大生則從上周的309元/克上調至319元/克。 

面對黃金突如其來的上漲,經歷了時漲時落的投資者如今顯得很淡定。柜臺前只有稀稀拉拉幾個顧客在挑選金首飾,各種規格的投資金條貨源充足。正在選購黃金飾品的李女士接受記者采訪時說,平時都是買來佩戴,不會考慮大量購買進行投資。因為金價漲漲跌跌,不是專業人士完全看不懂。 

 “市民應該還對此輪漲價持觀望態度,所以銷售情況沒有明顯的波動。”周大生柜臺銷售人員告訴記者,與上周相比,銷售并沒有太大波動。 

長春部分金店金價每克上調10元

7月11日,美聯儲主席伯南克放出仍須保持寬松政策的言論,讓國際金價應聲大漲近3%,逼近1300美元/盎司。7月13日17時,中國黃金實時基礎金價260元/克,較之前反彈了約20元/克。 

 “以往每年的7、8月份都是黃金銷售的淡季,可是今天卻淡季不淡,銷量不錯。與往年同期相比銷量增幅達到30%左右。”吉林省金銀珠寶城營業部副經理袁琳說。這幾天,柜臺也經常接到咨詢黃金價格的消費者,在袁琳看來,目前的黃金價格讓有些消費者覺得已經到了心理價位,是買進的時候了。此前也有一些處在觀望期的消費者,經過這幾天的金價反彈,也開始抓緊入手。  

記者走訪發現,經過近一波的反彈,長春已有部分金店開始上調金價。昨日,已有部分商家開始將黃金價格每克上調了10元。 

蘭州金飾價格上周每克漲了10多元

上周國際金融市場焦點在美聯儲主席伯南克的講話,由于他力挺量化寬松貨幣政策,國際黃金價格大受其益,單周最大漲幅超過了7%,挑戰1300美元/盎司大關。 

上周五國內黃金價格收在257.59元/克的相對高位。上周初,記者走訪蘭州各大金店時,翠綠金店千足金價格為326元/克,周生生千足金價格為315元/克。而昨日記者再次調查時發現,翠綠金店千足金價格已漲至342元/克,同比前幾日千足金價格上漲16元/克;周生生千足金價格已漲至339元/克,同比前幾日千足金價格上漲11元/克。記者從各大金店了解到,銷量變化不大,還是看的人多買的人少。

黃金上破千三大關 成都金飾兩周漲20元

在經歷一個月的低位徘徊后,昨日現貨黃金一舉沖破千三關口,一度漲至1323.16美元/盎司,漲幅超過2%,刷新了一個月的高點。上周三,美聯儲主席伯南克表示,現在談論何時開始削減QE(量化寬松政策)還為時過早。受此影響,金價顯現出反彈跡象。 

伴隨著國際金價的上揚,成都周大福、六福珠寶等金飾價格也隨之上調。記者從多家金店銷售人員處了解到,兩周前千足金每克的價格大約在325元附近,部分金店甚至低至310元。如今,一些較大的品牌已調高至345元左右。

南京黃金飾品價格跌破300元/克 創三年來新低

自從國際金價高空跳水以來,南京市場上銷售的金飾品價格也不斷創出新低。昨日,寶慶銀樓更是放出風來,即日起,足金飾品和足金精品的價格都將拉低到299元/克,這可謂是三年來南京金飾品消費市場的價格谷底,而新一輪黃金大戰也就此一觸即發。 

據了解,金飾品的價格與金價不同,在基礎金價上,又加了加工費、人工費、消費稅、所得稅等等費用,各珠寶品牌根據自己的經營狀況在基礎金價之下再制定金飾品價格,不同品牌之間,差別較大,目前南京市面上的金飾品,高的348元/克,相對便宜的也要328元/克。昨日,上海黃金交易所主力品種Au9995收盤價是259.44元,而寶慶銀樓的金飾品報出299元/克,這等于只在大盤價的基礎上每克加價39元,這樣的價格,無疑再次將南京金飾品的零售價格拉出新低。寶慶銀樓相關人士表示,“去年我們曾經賣過460元/克的價格,299元/克的標價這絕對是三年來,南京金飾品的最低價了。” 

據業內人士透露,近年來,除了寶慶、周大福等幾家耳熟能詳的大品牌珠寶,不少小品牌也對南京市場感興趣,紛紛開設專柜,又新增了龍蟠、紫金等珠寶批發市場,兼做珠寶零售生意,南京珠寶市場競爭可謂激烈。價格成為逼迫市場洗牌的一種手段,小企業經不住價格沖擊,有可能市場份額不保,就此退市,有實力的企業則可以借此擴大“地盤”。可見,南京珠寶市場會借著此次黃金價格戰再起風云。 

另外,該人士表示,眼下黃金大幅跌宕,創30多年之罕見,金價還會波動,但從大行情看,金礦開采成本是1300美元/盎司左右,折合成人民幣差不多260元/克,全球黃金需求旺盛。所以,從投資角度看,買黃金已進入風險較低的投資時期,而就金飾品來說,299元/克這個價位,也算得上比較“到位”了。

武漢千足金每克再下調8元

受美聯儲提前退出刺激政策的預期影響,黃金期貨價格已連續三個交易日下跌。前日,紐約商品交易所8月交割的黃金期貨價格跌破1250美元/盎司重要支撐,今年以來,累計下跌了26.5%,二季度跌幅更創造45年記錄。 

昨日,記者走訪發現,江城各大金店和商城千足金每克再下調7元左右,搶購熱潮不再,市民購金行為也趨于理性。 

記者昨走訪發現,千足金價格再次跳水,每克下降8元。周生生金店銷售人員說,前日千足金為339元/克,投資性金條329元/克,昨日千足金跌到331元/克,金條也跌了8元。 

 “一夜之間虧了800元。”前日,家住廣埠屯的王先生在金店購買了兩條50克黃金項鏈,不料黃金價格再次下跌,王先生一天虧了近千元。 

盡管國際金價再次下跌,但這次“中國大媽”理性了很多。記者昨日看到,各大柜臺前來購買黃金的市民并不多。世貿廣場相關人士介紹,昨日銷量有所上漲,但跟前期搶金狂潮相比,觀望的消費者明顯多了。 

溫州金價已現210元/克價格

黃金已不再是資產的“避險工具”,這似乎已成為一向精明的溫州人最近半年來最深刻的感受。黃金價格在經歷近十年來的飆升后,今年突然轉向,繼4月份暴跌后,6月份跌幅進一步擴大。不過這一輪下跌,投資者已不敢輕言抄底。 

經歷過鄂爾多斯 “炒羊絨”、山西“炒煤礦”以及全國“炒房”的溫州資本,又變成了溫州炒黃金團,而隨著黃金價格的再次跳水,近日有消息稱,黃金白銀成“重災區”,溫州大媽深度被套。 

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近日從溫州了解到,溫州4月買入黃金抄底的“炒金族”在近期的金價再度下跌中,已深度被套。與兩個月前瘋搶黃金的情形相反,這次“溫州大媽”們已不再輕易出手。 

一邊是黃金價格的跳水,一邊是投資需求的上升。此前有媒體報道稱,中國大媽10天“掃蕩”黃金制品300噸,雖然爾后有媒體質疑其真實性,但無可否認的是,黃金投資需求上升,已成為投資市場上特別搶眼的風景。 

4月中下旬,隨著金價的大跳水,原來主要以炒房為主的張女士,眼看樓市不確定性因素仍然存在,開始關注黃金市場。于是處理了一套房子,以311元/克的價格,買入1000克投資性黃金金條,而像張女士這樣放棄房產,進入黃金市場的投資者不在少數。 

溫州當地一經營金店的人士向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表示,“自4月中下旬以來的金價大跌,引不少實物金和紙黃金的銷量劇增,一些銀行黃金產品一天的銷量超過往常一個季度的。不僅銀行,金店也迎來一波銷售熱潮,這波購金熱一直延續到“五一”小長假。” 

據世界黃金協會5月30日發布的報告稱,自今年4月下旬國際金價下跌以來,占全球黃金需求比重達72%的金條、金幣和金飾等需求大幅攀升,導致亞洲市場的黃金溢價,其中上海黃金交易所的黃金溢價一度達到每盎司40美元。 

然而,隨著國際金價的近期再次下跌,國內黃金價格卻未迎來如投資者們所預期的抄底行情,反倒是跌跌不休。據 《溫州商報》援引市場信息稱,隨著國際金價的下跌,銀行金條價格已經歷多輪下調,目前價格基本為265元/克,比4月中旬“溫州大媽”抄底時的295元/克,跌了超10%。同時,溫州各大百貨商場黃金專柜的價格,也從上周開始新一輪回調。千足金飾品金價每克降價7~8元,平均降至350元/克,相當于3年前的金價水平。周大福、六福、新金珠寶每克價格已累計跌了18元。

溫州當地一市場人士向 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透露,溫州已出現黃金賣210元/克的價格。 

 “原以為黃金價格在多輪暴跌后會反彈,沒有想到的是價格再次下跌,一些早期買入黃金,本想抄底的“炒金者”深度被套”,溫州一黃金投資者向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稱,投資者中,溫州下屬的瑞安等縣級市比較多,投資金額多則幾百萬元,少則幾萬元。 

溫州當地市場人士還透露,跟風的投資者不在少數。女性客戶為黃金銷售的主要購買力量,占比超過了50%。這些投資者當中,一則屬于有閑散資金,購買黃金用于投資,另一種則純屬跟風,看到黃金價格下跌,別人買,她們也跟著買。 

對于投資者的深度被套,金店的門可羅雀,甚至走上被關停的命運或是投資困境更為真實的寫照。 

記者從定位中高端的溫州時代廣場購物中心一金店了解到,足金價格為317元/克,工藝費另算。據該金店銷售人員介紹稱,最高時,足金價格達到480多元/克,兩者相比,目前已下跌了170多元/克。 

記者在該購物中心留意到,現場上,不少金店推出了一系列優惠活動。而金店內購買黃金的都是一些中年女士,有的還抱著孩子。一名售貨員直言,眼下日銷售量不及從前。“現在購買金飾的客戶居多,趁著價格低,給小孩子或一些家庭購買作嫁娶所用,用于投資的已不多了”。 

廣州市場鉑金飾品價跌破400 價格跌至3年新低

金價狂跌,飾品價格也隨之創新低。新快報記者昨日從市場上了解到,鉑金飾品最近已經跌到了近3年新低,本地有商家更看中此次暴跌時機,降價攬客,目前鉑金飾品價格每克已跌破400元,有業內人士表示,“廣州的鉑金飾品價格一直高于上海、北京的價格,有的品牌更高出北京均價近100元/克,此次降價攬客也是價格回歸,相信其他商家也會跟進。”  

 “其實廣州市場的鉑金飾品價格一直偏高,價格不太合理。”廣東黃金協會副會長朱志剛對記者坦言。記者從市場上也了解到,目前鉑金飾品多以“一口價”的形式銷售,價格與鉑金實時價格相差很遠。 

以周大福為例,一款1.62克重的鉑金戒子標價為1200元,算上工費相當于約740元/克,再以周生生一款以“一口價”形式銷售的鉑金戒子為例,3.05克標價為2400元,相當于786.89元/克,價格也大幅高于鉑金實時金價。 

按克算的鉑金飾品比“一口價”稍低,以潮宏基為例,其昨日的鉑金飾品價為468元/克,一款3.94克的戒子,還需要加上200元工費,相當于518.76克/元。六福每克售468元,工費在60元左右,廣東黃金公司也需要463元/克。 

上述價格均高于京滬兩地的鉑金飾品價格,以菜百、老廟等品牌為例,昨日的價格均為390元/克,與廣州市場的價差超過70元/克。 

對于為何目前廣州市場鉑金飾品價格較高的原因,朱志剛認為,一方面是由于市場上長期形成的定價所致,“之前按件銷售的觀念還沒有轉過來,商家定價也是看著其他商家定價定出來的,沒有參照鉑金價格波動。另一方面,則因為品牌珠寶店的經營鏈條過長,一層層下來自然也會提高售價。”本地有商家就看中了這個機遇,欲降價攬客。以亞洲國際大酒店一家本地鉑金超市為例,其昨日就推出了含工費398元/克的鉑金飾品,“我們現在的鉑金飾品根據交易所的價格加29%左右,每天上下午各變動一次。但仍有利可圖,希望會有其他商家跟進,將廣州市場價格降下來。”該超市的負責人表示。 

事實上,目前在市場銷售的黃金、鉑金飾品,多從加工廠看款拿貨,“不少港資珠寶品牌都是在這些首飾加工廠拿貨的,有些款式會被賣斷,有的款式則在不同的品牌都會有銷售,所以其實在款式、質量上并沒有太大分別。”朱志剛表示。他估計,目前廣州市場鉑金飾品的市場利潤約20%,降至400元/克以下,仍有近10%的利潤空間。

零售行情
群里跟老师买10分彩票 邵阳市| 清河县| 儋州市| 垫江县| 措美县| 远安县| 嘉善县| 玛多县| 云阳县| 余庆县| 嘉义市| 普宁市| 泸州市| 吉水县| 日喀则市| 阿瓦提县| 雅安市| 荥经县| 大宁县| 吴江市| 阿荣旗| 天气| 陆河县| 绥滨县| 浦县| 孟连| 贵定县| 新晃| 鄂伦春自治旗| 霍城县| 同心县| 潍坊市| 隆化县| 花垣县| 宝清县| 呼和浩特市| 汕尾市| 陕西省|